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刁德谦:艺术曾是幻想 成名靠的是运气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15/9/24 阅读:4044次 【字体:

原标题:刁德谦:艺术曾是幻想 成名靠的是运气

1984年作品《滑动》中刁德谦挪用、重构了记录现代主义运动最重要时刻之一的图像——马列维奇1915年“最后一个未来主义绘画展览0.10”的现场照片。

  1984年作品《滑动》中刁德谦挪用、重构了记录现代主义运动最重要时刻之一的图像——马列维奇1915年“最后一个未来主义绘画展览0.10”的现场照片。

1988年作品《百花齐放》中,刁德谦将风格派、包豪斯以及构成主义这些流派的标志性符号并置于画面,让它们互相竞争主导权。

  1988年作品《百花齐放》中,刁德谦将风格派、包豪斯以及构成主义这些流派的标志性符号并置于画面,让它们互相竞争主导权。

刁德谦 1943年生于成都,1949年移居香港,之后移民美国,定居纽约至今。他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凯尼恩学院,曾任教于汉普郡学院、库伯联盟学院和惠特尼独立研究项目。刁德谦的作品在美国和欧洲广泛展出,近期重要展览包括在奥德里奇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个展(2014年)以及惠特尼双年展(2014年)。其作品收藏机构包括惠特尼美术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赫胥豪恩博物馆和香港M+博物馆等。

  刁德谦 1943年生于成都,1949年移居香港,之后移民美国,定居纽约至今。他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凯尼恩学院,曾任教于汉普郡学院、库伯联盟学院和惠特尼独立研究项目。刁德谦的作品在美国和欧洲广泛展出,近期重要展览包括在奥德里奇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个展(2014年)以及惠特尼双年展(2014年)。其作品收藏机构包括惠特尼美术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赫胥豪恩博物馆和香港M+博物馆等。

  华裔艺术家个人回顾展亮相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115幅作品梳理创作脉络  

  近日,“刁德谦回顾展”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115件作品成为艺术家迄今为止最大规模也最为全面的个人回顾展。从其早期的抽象表现主义创作到那些与个人经历情感紧密相联的作品,刁德谦用抽象画这种最难被大众理解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华裔闯荡西方艺坛的励志故事。该展将展至11月15日。

  纽约成名

  在画廊打工,从代理艺术家作品中获得信心

  刁德谦对于中国艺坛来说还是稍显陌生,可以说2007年他第一次在北京办展才让更多艺术圈人士了解到他。但在纽约艺坛,刁德谦却算是前辈,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便耕耘在抽象画领域,其藏家遍布较为广泛。为了这个回顾展,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借展了北美、欧洲和亚洲多家公共和私人收藏。

  回忆自己的成名,刁德谦自谦地告诉记者,“那靠的是运气。”刁德谦说父亲是位工程师,自己为了做一个称职的儿子,决定大学期间学医药学。但成绩很不理想,无法转学,自己是被哲学系拯救的,“但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将来做什么,只是有当艺术家的幻想。”

  机缘巧合下,刁德谦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画廊打工,画廊代理了一批正当红的年轻艺术家,“他们就比我大10岁,但在艺术的方向上却很相似,画作也与我大同小异,我觉得自己成为他们那么有名,并非是遥不可及。”

  刁德谦从中获得了信心,其作品也开始在一些展览中出现。他的创作深受上世纪60年代纽约抽象绘画潮流的影响,但也希望能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突破,为此在创作初期便将创作中心聚焦于对当时的抽象绘画形式进行反思和修正,创作了《国富论》等。凭此,刁德谦也成为纽约抽象绘画艺术潮流中一员。

  重拾画笔

  更多关注没有被发现的人,“因为我自己就是被忽略掉了”

  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刁德谦几乎停止了自己的工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抽象形式背后的危机没有通过绘画局部的调整而得到解决。当重拾画笔时,他找到了超越早期纯粹、形式主义的突破口,启用从现代艺术史中所采集的图像和概念。马列维奇等人的作品都成为刁德谦创作的资源。

  批判反思的对象也瞄准了自己。刚入展厅观众看到的作品《履历》表现的就是艺术家在1991年之前的个人展览史。他将自己创作的一年产量、价格以及与其他艺术家的矛盾堂而皇之地放入画中。

  批判自我的同时也进行自我分析。刁德谦会清醒地认为自己的艺术价值其实是被低估的。有意思的一件作品是1993年的《提喻法》。1973年,他与里希特一起参加了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中心的展览,当时刁德谦展示的是早期用卷纸筒进行艺术实践的绘画,而里希特当时的作品仍是写实的风格。此后里希特的创作逐渐向抽象转变。1985年,艺术史学家本杰明·布赫洛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来谈论里希特的绘画。刁德谦读到了这篇文章,很快就意识到如果他修改一些事实,类似把姓名和日期改掉,并将自己的早期抽象作品加入文中,这篇文章评论的对象毫无违和感地就成了评价刁德谦的“纸卷筒”抽象画。自此关注被艺术史忽略掉的艺术家成为刁德谦的一大创作主题,“我开始更多地关注没有被发现的人,因为我自己就是被忽略掉了。”

  重拾记忆

  正视作为一名华裔艺术家的文化身份

  探讨亚洲面孔的艺术家如何被艺术界的精英系统所看待,也是刁德谦反思艺术系统的一系列作品,一直以来刁德谦便渴望在纽约艺术界被当做“艺术家”而非“亚洲艺术家”看待。

  刁德谦从12岁开始便在美国接受教育,他自视一直都在西方艺术体系内工作,“中国性”从未成为其绘画的主题或语境。但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全球化和多元文化主义话语的兴起,“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曝光度越来越高,刁德谦开始正视自己作为一名华裔艺术家的文化身份。他会借用李小龙这个美术主流意识中最著名的亚洲男性形象作为自己在画布上的替身,直面种族主义。

  2007年首次回到大陆举办个展后,刁德谦索性直面这个与生俱来的中国情感及记忆,由此有了“大亨里”系列。该系列是其重拾家族记忆,将自己1943年出生于成都大亨里旧宅以来的戏剧性自传故事浓缩进画中,因为有着情感的涌动也让这些原本难以理解的抽象画亲近了起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健亚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西泠印社99艺术网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国拍卖协会环球经济网上海嘉禾拍卖
大河网嘉德雅昌艺术网人民网收藏文物网中国艺术网
代代传承故宫博物院保利国际艺术中国佳士得拍卖行苏富比
雅昌艺术网卓克艺术网中国国家艺术网嘉德在线博宝网
 备案号: 苏ICP备15042458号